最后一张牌

编辑:氤氲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0 10:51:04
编辑 锁定
《最后一张牌》是由晋江网高人气网络写手张鼎鼎写的耽美小说,于2009年4月9日在晋江文学城网站更新完毕。
中文名
最后一张牌
作    者
张鼎鼎
类    型
耽美小说
章节数目
共99章+10个番外
内容标签
黑帮情仇 三教九流
时    间
2009年4月9日

最后一张牌基本信息

编辑
作者:张鼎鼎
类型:耽美小说
章节数目:共99章+10个番外
内容标签:黑帮情仇 三教九流 欢喜冤家 灵异神怪

最后一张牌内容简介

编辑
林跃是个二,用现代小资的话就是EQ存在明显缺陷。二十七岁的剩男,做着各种体力工作,悠然自得的过自己的小日子。而在一场小车祸后,他的脑中,多了个牌王灵魂。
从此以后……两人都开始了自己不愿意的生活……
冰山攻附体流氓受
流氓受气抽牌王攻
故事发生的地点在中国菊城到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其中涉及以德州扑克为主的赌博场面。语言搞笑,幸福结局
第 1 章
林跃是个二。
用菊城当地的俗语来说是二百五,用更广为人知的形容是二愣子,用现代的小资的学术用语是EQ存在明显缺陷。
这话不是谁谁往他身上泼脏水,而是经过了时间的验证的。
林跃今年二十七岁,像他这么大年龄的青年在菊城大多都成家了,就算没成家也总有个正式工作了,当然,现在经济不景气,菊城又是小城市,好工作是非常稀缺的,但是但凡有一点机会,人们都会拼命的向里钻。二十七岁的男人,没有工作,那是连老婆都娶不到的。
但林跃不。
林大少爷虚岁不到二十八,但起码做过二十八个行业了。从火车站的扛大包,到超市的导购员,他都干过,而且干的都兢兢业业的,干的其领导都非常感动的想要升他职,但每次他要出头了,人家就甩手不干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没激情了。”
这话气的他爹林建设差点抽过去,但人家说不干就不干,不带半点拖泥带水,就连工作单位扣他的工资人家也能不在乎的转身就走,至于他老爹,林大少爷是这样说的:“我没吃你的、喝你的,我挣自己的钱养活自己,你有什么好管的?”
每次一听他这么说,他爹都是又气又愧。
其实在小时候,林跃还是一个非常招人喜欢的正太的,看他现在的形象就知道了,一百七十八公分的身高,细长的丹凤眼,在工地里打小工也没晒黑的皮肤,往后退个一二十年,那就是一个白白嫩嫩的翩翩少年啊。
而且林跃有一个算是特长的地方,那就是情节性记忆,三岁的时候,听一遍的故事就能背下来,幼稚园老师每次上课累了,就把他叫到前头,让他讲故事。当年幼稚园的园长是这样对林跃的老妈说的:“你们这个孩子,是奇才啊!”
林跃当年上的是重点幼稚园,那园长在教育界也是有一定口碑的,她要是知道当年被她夸为奇才的小孩二十年后在工地里扛砖不知道要多伤心呢!
上小学的时候,林跃也算是不错,虽然考试前从不复习,老师留的作业也经常的去抄同学的,但每次考试都是中上。
但是一到上中学,林跃就一落千丈,成绩是不说了,打架斗殴更是什么都干。他当年的班主任拉着他语重心长的说:“林跃,我知道你母亲去世对你是个打击,但你更应该振作,你想想,你母亲也是想让你出人头地的啊!”
这话说的真的是情深意重,但没用。初中毕业后,林跃干脆连中考都没参加,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激情和不激情的生涯”,而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再没要过他爹一分钱,事实上从他妈死后,他就没有再要过。
这十三年他爹又给他找了个小妈,生了个后弟,不过他从来都不去管。他爹一开始和他赌气也不理他,想着他没饭吃了总要低头的,结果谁知道他宁肯去扛沙包也不低头。
他爹第一次在自己的工地上看到他和民工抢馒头的时候,差点没哭出来。他爹先低头了,不过已经晚了,林跃见了他,也不愤恨,但也没什么高兴的,见了他只有一句:“这是你的工地,这么说我工资有保证了?”
林建设低头的时候是抱着被责怪的准备的,结果林跃啥都没说,闹的林建设倒很失落。
有知道点他家情况的这么说:“林跃,你真傻,你要真恨你爹,把钱弄到手才是真的。你这样,将来不都便宜你那个弟弟了吗?”
“要那么多钱干啥,我老妈当年也没多开心。老头子的钱是他自己挣的,他想给谁给谁,我现在活的挺好。”
从那以后,林跃二的论断就正式成立,再没人对此有丝毫的怀疑。
而林跃呢,也没有多么在意,他真觉得自己现在过的不错。有酒喝有肉吃有房子住。他妈留给他的房子的地点相当不错,市中心的二层小楼,八十平方还带院子,他一个人住着相当舒服。
当然,钱不多。不过菊城也不是个多发达的城市,一个人的话,每个月八百也就足够了。他一个大男人,有的是力气,又有足够的经验和手艺,上哪儿都能弄来八百的。至于将来老了嘛,嘿,他三十岁以后就去参加社保,老了也不怕!
林跃就这样的二着、自由着、快乐着,然后这一天,他出了场小车祸,真不是太大的车祸,起码他没有缺胳膊少腿,就是在医院里躺了四十八个小时,他的同事来看望他的时候说:“林跃,你运气真好,你的自行车啊,啧啧……都变形了,你人竟然没事!”
“靠,好什么好,那王八蛋不认!”
林跃一边捂着头一边骂,他是被一个明显喝多的撞了,而且是在斑马线上撞——他当时正在过马路,很守规则的走了斑马线,结果却听到碰的一声,再之后,就没意识了。
撞他的那个人在第一时间就逃了,虽然后来被找到了,但死活不承认,而且还让林跃闹气的是,那家伙显然是个有背景的。昨天晚上就有人来找他谈话了:“两千块,带医药费,以后这事就算罢了。”
“林跃,不错了,还给你两千,要是一分不给,你也没办法啊。”
“他妈的不是钱的问题,他怎么能不认?靠,他说他按喇叭了,斑马线上他按什么喇叭也没用啊,而且谁听到他按喇叭了?”
虽然很窝火,但林跃也知道自己是没办法的,谁让对方有背景呢?谁让他没有家人帮他出头呢?
此时,他还不知道,这场车祸,不近令他头疼了几天,还给他带来了一个大麻烦。
死亡。
凯撒从来没有将这个字眼和自己联系到一起过。当然,他知道人都会死,他也知道自己早晚是要死的,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竟然就这样死了。
一瞬间的脱离了身体,再之后,就来到了一片白雾中。那白雾本来是平静的,但随着他的到来却仿佛沸腾了起来,有一瞬间他竟有一种要被吞噬的感觉,这种感觉令他愤怒,在他过去的生命中,从来没有东西敢这样对待他,无论是人还是物,在他面前都需要臣服。
瞬间爆发出强烈的斗志,和那白雾纠缠在一起,几次都要灭顶,但最终还是在他面前败退了……其实也说不上败退,只是那白雾不再对他有敌意。
“靠,老子的头,这都几天了,怎么还疼,别是那医生糊弄我吧。”
突然,凯撒听到这么一个声音,举目,却看不到任何人。
“咦,这一会儿不疼了好像,恩,买羊脑去。”
还是那个声音,但却没有任何影子,这种情况是很诡异的,凯撒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开口相问:“你是谁?这是哪里?”
“咦,老子脑子里怎么有个声音?不行,我还要去医院,我一定得告那王八蛋,这幻听都出现了!”
“你能听到我,是吗?”
“老天,又来了,又来了!”
凯撒不再说话,这个惊慌的声音令凯撒大概明白了自己此时的处境。
他死了,人死后是真有灵魂的,他现在的灵魂,在一个人的脑中。
词条标签:
耽美小说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