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居

编辑:氤氲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09 05:47:44
编辑 锁定
中国古人席地而坐,择地而卧的生活方式称为“席居”。因中原长草,发明了“席”,江南生竹,发明了“筵”,“筵”上铺“席”,故“席居”又被称为“筵席”。这是由“地面”为重心的平面起居方式形成的生活文化制度。[1] 
席居文化起源于先秦时期,是中国的原生文化,日本和室(榻榻米)、韩国的韩室、中国少数民族东南亚等地保留的部分席居传统皆是中国古代席居制度的直接传承。而现代中国人身体重心离地,以椅、凳作为支撑工具的“立体”起居方式则是西方的起居方式,属于舶来品。[1-2] 
中文名
席居
外文名
xiju   
年    代
7000多年
别    名
筵席 
词义延展
席居制、筵席制、跪坐
日本传播
榻榻米、叠敷、和室
韩国传播
韩室
文化作用
奠定汉文化圈的起居方式

席居描述

编辑
丸剑宴舞,东汉(25-220年) 丸剑宴舞,东汉(25-220年)
中国古代人民生活史,有相当长一段时期,是席居生活史。那时生活的主流图景,是没有桌椅,不用床榻,人们席地而坐,席地而卧,工作、休息、饮食、歌舞、祭祀……一切活动,都在席上。自天子以至庶人,没有区别。隆重的朝仪,要求大家脱履脱袜,赤足登席。由此产生一套生活习惯、风俗礼仪,影响到衣履式样、建筑格局,乃至尺度体系。可以说,席居文化是东亚文明的古老源泉。[3] 

席居误区

编辑
日本席居 日本席居
世人认为,日本发明了榻榻米(叠敷),形成了一套以“帖”为单位的二维建筑模度系统。但是,日本榻榻米(叠敷)却是中国席居的直接传承。周代的文献《周书·顾命》[4]  描写了最早的西周筵席制度,而在当时满铺筵席已成定制。“席”与“帖”的区别仅仅只是“材料”与“单位长度”的变迁。当然,不可否认数千年的发展使得日本在原有席居基础上发展出富有自身民族风格的席居制度。[1] 
南唐《韩熙载夜宴图》 南唐《韩熙载夜宴图》
日本榻榻米(叠敷)起源于中国汉唐建筑的禅堂、殿堂等众多描述也是颇多错漏。中国唐朝时期,席居制度就已经消亡,只在庙堂之上保有遗风。南唐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和周文矩的《重屏会棋图》中就可以看出椅凳普通家具的盛行。两汉时期才是中国席居制度发展的巅峰。

席居历史

编辑
席居形式 席居形式
席居传统可以上溯至尧舜,有7000年历史。最早描述席居制度的文献资料源于西周。由此可知,周时已有详尽的席居制度体系。直至两汉时期,席居制度发展到巅峰。以两汉为中心,降及魏晋南北朝席居是普遍的。但自“五胡乱华”,南北对峙,到杨隋李唐两家胡化汉人相继为帝,席居反而逐渐没落。悠悠400年,到了唐朝,唐人敷席都是临时,席坐之姿已成遗风。至此,在中华大地上除了一些少数民族还保留着席居生活习惯外,其他均已向以椅、凳作为支撑工具的西方“立体”起居方式转变。席居虽然在中国消失,但却在此后的几千年继续影响着包括朝鲜、日本乃至澳洲等地的文明。[2] 

席居消失缘由

编辑
席居制度消失原因繁多,归纳总结为两点:
四川民居穿斗式木结构 四川民居穿斗式木结构
一是,政治文化上层建筑的变迁
席居消亡并非旦夕,从三国鼎立到唐朝开国的400年是中国上古和中古的重要分界线,游牧民族长期统治北方,从政治到文化都开启了一番新的局面,胡化深重从而影响了生活体系的变化。[2] 
二是,干栏建筑的退潮
干栏建筑的退潮始于木材的匮乏。“欲议营之,独阙一木”。木材的匮乏影响到了民间。于是,干栏从中原退到西南。干栏建筑的式微导致生活方式的改变。[2] 

席居对外传播

编辑
  • 中国
云南娜允古镇 云南娜允古镇
史文有阙,自两汉上溯,席居制度曾“席卷全国”。南北朝以后,席居逐渐产生了变化。隋唐之后除庙堂宫廷,广大民间再也罕见席居遗迹。至今为止中华大地只有云南等地的少数民族在保留大量干栏建筑的基础上,延续着席居制度。[2] 
  • 日本
寝殿造 寝殿造
日本席居制度保留的相当完整。一些日本学者认为:中国的城市规划、寺院建筑给日本建筑发展带来了深远影响,但不承认住宅建筑受中国影响而发展起来的。不管日本学者承不承认,我们可以看到,从平安时代(相当于中国晚唐)日本才出现的“寝殿造”到室内满铺席子,席居生活的影子随处可见。
直至现代,日本住宅也保留着一间“和室”,满铺榻榻米(叠敷)。榻榻米紧扣生活,普及到穷乡僻壤,无人不知,无人不用以“帖”为单位的住房。[2] 
  • 台湾
席居民宅 席居民宅
在日治时期(1895年~1945年),随着当时日本的统治,将日式住宅引进台湾;到了大正时期(1911年~1925年)以后,台湾的民宅之中,虽然并不常见到日本式浓厚的住宅,可是可以发现台湾的民宅中已经渐渐引进日式住宅的风格要素,并有了“和室”的雏型。至此,“和室”在台湾被重新定义传播。通过改良后被大量应用于现代住宅中,并在中国传播开来。[2] 
  • 朝鲜
席居屋室 席居屋室
朝鲜长期保存席居制度,直到中国宋朝,几乎原封未动,相当完整。北宋徽宗宣和六年(1124年)徐兢为副使,随同正使路允迪聘问朝鲜,归来著了一本图文并茂的书《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其中就记载了当时朝鲜的外交礼仪,从中我们也可以见到朝鲜的席居制度。[5]  随着时代变迁,朝鲜的席居制度在局部进行了细微调整,在保留总体席居大框架的基础上具备了民族的特殊性。直到现代,朝鲜分裂为北朝鲜韩国后,韩国更将其传统房屋称之为韩室。
  • 大洋洲
利普斯《事物的起源》描述:
太平洋和南亚许多部落,睡在整洁的编席之上;波利尼亚人根据其家中席的数量和年代,来确定其所有者的财富。(截自第22页)[6] 
一般的原始房屋,并不将桌椅算作必需的家具之列。家庭成员们喜欢在席子上,兽皮上或地上,偶尔坐在石块上或木头上。(截自第24页)[6]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